标签列表
    网站首页 / 散文 / 正文

    散文:荷塘雨韵

    发布时间:2021-07-22 12:33:58      浏览:15

    孙伟

    散文:荷塘雨韵

    人生难得半日闲。有了闲情,就坐在门口,看入梅后的雨,在天地之间挥挥洒洒。盛夏的暑气,在雨的荡涤中消失殆尽。烈日下,卷曲、耷拉着的香樟树叶,在雨水的轻歌曼舞中,肆意舒展着腰身,泛着幽幽的翠绿。忽然就想起附近那几亩荷塘来。在这雨天里,荷塘应该别有一番景致吧!

    这样想着,便急急撑开雨伞,奔荷塘而去。走在街上,一路人车稀少。想那雨中的荷塘,应该更是清幽。不由就加快了脚步。以至于,离开柏油路面,踏上杂草丛生的荷塘小径。任凭雨水浸湿裤管,也全然未知。

    沿着荷塘的四周,重叠着几排高大的杨树,形成了一道天然的屏障。让紧邻城市的荷塘少了一份喧闹,多了一份幽静。尤其在这样的雨天,更显静雅。就连晴天里,杨树上的蝉声和荷塘里的蛙鸣,在这样的雨中也突然安静下来。

    站到塘边,远远望去。四四方方的荷塘上,挨挨挤挤堆满了荷叶。一片片荷叶,简直就是一把把被风掀翻伞骨,扬脸向天的雨伞。那些碧绿的伞,有的刚离开水面;有的离开水面已经很高。凹型的叶片,仰天兜接着落雨。雨水从光洁的叶片四周,向下滚滑。瞬间就在叶心位置聚集,凝结成为一颗硕大的水晶。有的呈圆球形,有的则是不规则的晶体。雨还没有停止的迹象,每个叶片兜接的雨水也越来越多。荷叶前后左右、摇摇摆摆。每当不堪雨水的重负时,荷叶左晃右晃,随意斜一下肩,雨水就被抛而下,白亮亮的水,顷刻间画出一道优美的弧线,落入塘中。此情此景,真是应了:“微风忽起吹莲叶,青玉盘中泻水银。”在雨水抛出叶面那一瞬间,荷叶立刻又恢复亭亭玉立的姿态。也有的荷叶没有出水面,就干脆平躺在水波之上。雨点在平铺的叶面上,随意滚动,聚合,离分。像七大八小的珍珠,落在翠玉的盘中。出水的荷叶,高低错落,层次感极强。这时候,你可以蹲下身子,从任何一个角度,仰视那田田的叶,像连绵起伏的山峦,也像重重叠叠的建筑群。本来就碧绿碧绿的叶面,经过雨水的浣洗,绿得幽静,也绿得耀眼。偶然有风吹过,满塘的荷叶,就会腾起一阵绿浪。这时候,就不难发现,在密密匝匝的荷叶中间,还零星点缀着一些红色,或者白色的荷花。它们有的含苞待放;有的已经盛开。我的注意力,就落在了离自己最近的一朵白色荷花上。那纯白的花瓣已经完全自然向四周张开,形如莲花宝座,衬托着中间娇嫩精巧的莲蓬头。花瓣上沾有点点雨珠,晶莹剔透。黄色的蕊丝,颤颤巍巍,如万马奔腾。一直在雨中闪现着珠光宝气。恍恍惚惚,已经有一缕幽香,闯过雨雾,沁入心脾,让自己身心愉悦,心情更是为之一振。

    相比观荷莲之风姿,嗅莲花之幽香。我倒更喜欢闭上眼睛,聆听大雨或细雨触摸满塘荷叶的韵律。急雨时,“大珠小珠落玉盘”;细雨时,是“春蚕在咀嚼桑叶”……雨从不同层次的荷叶上走过,那或舒缓,或急切的声响,在内心深处激起无限涟漪。舒缓时,是绵长的抒情曲。急切时,是高亢的战歌,充满生命的呐喊。这起伏跌宕的声响,也无异于一场宏大的生命交响曲。哪一样,都能够让我陶醉其中。

    一边看,一边想。在荷塘的小径上,来来回回走了几趟。雨也渐渐小了。不过,始终有细密的雨丝笼罩着荷塘四周。一片烟雨蒙蒙,有点酷似三月的江南。只是少了三月江南的柳浪闻莺,多了雨落荷塘荡起的韵致。




    作者简介:

    孙伟,男,安徽全椒人。文章发表于《滁州日报》《全椒晨报》《笔锋文学》等刊物和《西部散文选刊》《天府散文》等网络平台。系列行走散文入选《2017中国行走散文作家二十二强》,偶有诗文在全国文学大赛中获奖,获奖诗文被收录于《黄瓜礼赞》《艾香远兮》《粽香集》《诗词达人写寒亭》等文集。


    《巴蜀文学》出品

    主编:笔墨舒卷

    达州广播电视报(达州新报)《凤凰楼》副刊选稿基地。

    凡在“巴蜀文学”平台上同期阅读量较高的优质稿件,将被达州广播电视报选用。

    投稿邮箱:gdb010@163.com

    特别说明:作者投稿时,须标明“原创文章,文责自负”字样,如没标明或不是原创稿件一律拒用。

    本文地址:http://yanmian-mo.com/lujiangwy/7303.html
    欢迎评论或表达您的观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