标签列表
    网站首页 / 散文 / 正文

    那一夜(散文)

    发布时间:2021-07-22 12:34:03      浏览:33

    (远方的呼唤系列)

    那一夜(散文)

    大约三十余年前,那会儿,郝舒刚聘入省城某报社,报社仅发给他每月300余元工资,也算是当时的高工资,其它按绩效考核发放;提供3个人一间的办公室。租房要在10里开外的西南远郊沙井村,每天骑着破旧的自行车,来到西北三路附近,只要不是节假日,必须每天早出晚归,风雨无阻一个来回的上班。

    那一夜(散文)

    每逢署假,妻子儿女就来到这里,距当年的北方乐园不远,坐车三站路,步行半小时也就到了。妻子每天做好饭,他匆忙扒拉几口,赶去上班,晚上回来,一家人再好好吃一顿。当时果蔬便宜,许多小贩,卖小吃的都是家乡人,妻子勤快,乐意给人帮助,人家给钱不要,就硬塞给些水果蔬菜,俩个娃念书,家中老人,能省点是点,挣钱也不容易,捡点地摊货衣裳,也挺高兴。记得那天晚上,已进入秋季,舒刚去山区一个偏远的矿山组稿,本来说是下午下班之前赶回,可高速路上因车祸拥堵,影响两三个小时一直难以硫通,天下起了蒙蒙细雨,傍晚时分,车缓缓移动,慢慢驶向省城。

    那一夜(散文)

    下了车,已快夜里11点,还有3华里的城中村小巷,必须步行,这会儿雨越下越大,舒刚打了个寒颤,加快步伐向前走。“甭急。”他循声望去,惨淡的路灯下,妻子打着把伞,也在张望着他。她冻得瑟瑟发抖,他赶忙跑过去,妻子也迎上来,俩人紧紧依偎着,向回走去。多年后,这雨中情,依然难忘。舒刚有点纳闷:过去住在租赁的小屋内,夫妻互相关爱,相互依靠着,望着窗外星空,计划经济收支,憧憬未来。现在儿女都有了自己的住房,有了自己的小车,大家都在忙着各自的生活衣食无忧,却少了许多乐趣;夫妻觉得没有多少话可谈,在手机上各自寻找快乐。偶尔这个问那个一句,反而有点讨厌对方。舒服无忧的岁月,也许消磨了意志,舒刚多么希望那一夜情能再现,重温那夜中情。

    那一夜(散文)

    本文地址:http://yanmian-mo.com/lujiangwy/7304.html
    欢迎评论或表达您的观点